從瀘沽湖到木里,在川西南深處遺忘時光

tags:    時間:2014-02-17 09:32:48
從瀘沽湖到木里,在川西南深處遺忘時光簡介
提及川西南的涼山彝族自治州,人們最常聯想到是大涼山的彝族火把節。殊不知,涼山州還有兩處地域,為世間難得的珍寶。一處是鹽源縣境內的瀘沽湖,世人多以為瀘沽湖在雲南,其實瀘沽湖的大半部分屬於四川涼山。另一處……
從瀘沽湖到木里,在川西南深處遺忘時光正文

提及川西南的涼山彝族自治州,人們最常聯想到是大涼山的彝族火把節。殊不知,涼山州還有兩處地域,為世間難得的珍寶。一處是鹽源縣境內的瀘沽湖,世人多以為瀘沽湖在雲南,其實瀘沽湖的大半部分屬於四川涼山。另一處則是木里藏族自治縣,作為香格里拉的一部分,因其幾乎完全未被開發的原生態,我們更願意稱其為「最後的香格里拉」。在木里,尤其特別的是一個叫俄亞的納西古村,尚完好保留著東巴文化。

我們此行從瀘沽湖到木里,進而深入俄亞,這一路秘境,讓人忘記都市的繁華忙碌。旅行者在體會當地本色的同時,亦觸碰到最原初的自我。

第一篇走進瀘沽湖,「女兒國」本色


對於地處川滇兩省交界處的瀘沽湖,雲南的開發和宣傳時間要遠早於四川。因而一直以來提及瀘沽湖,大多數人似乎想當然地以為它屬於雲南。然而事實上,瀘沽湖位於四川境內的湖岸線要比雲南境內的長,且摩梭人的習俗保存較好的村落亦在四川。這一次我們從涼山彝族自治州的首府西昌出發,來到四川涼山鹽源縣的瀘沽湖,感受如傳奇般存在於人們心中的「女兒國」本色。

趕赴一場夕陽雲彩的盛宴

將到瀘沽湖時已是黃昏,我們雖還未見到湖水真容,不遠處一道道金光穿透雲層,所投射之處已經向人暗示著瀘沽湖的所在。而當瀘沽湖終於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,如一塊剔透的藍水晶,跌落於那一片金光中,這第一眼湖水的美頓時讓人覺得彷彿遁入另一個時空。

我們在湖邊一處無人之地下車,風平浪靜的湖面,一眼望不到頭。湖對岸的西天,大團的雲彩在翻騰,靠近夕陽的雲朵金光璀璨幾近燃燒,離夕陽較遠的雲朵則被淡淡的橘黃籠罩著,整個天空似是一場雲彩的盛宴。隔幾秒鐘,雲朵就變換了色澤和形狀,一眼一個樣。湖的斜對面如墨般的獅子山在夕陽中格外沉靜。雲彩和山巒落入湖面的倒影和湖上的世界已分不出彼此,此刻的瀘沽湖彷彿一位風姿綽約、不施粉黛的美人,素麵朝天就已傾國傾城。


直到夕陽完全沉入對岸山後,黑夜籠罩湖面,我們方才沿著湖邊的小路往住處走。一路上大多數時候都安靜得出奇,彷彿世界屏住了尋常的呼吸在等待著什麼,人的腳步聲和斷斷續續的說話聲將周遭襯托得更為靜謐。走著走著我們也漸漸融入到這種氛圍里,彷彿世間不曾那麼喧鬧過,彷彿這湖邊世界的安寧,才是生活亘古的常態。

提起瀘沽湖,人們都會想到摩梭人。摩梭並非是一個民族,而是那些世代生活在瀘沽湖畔的人的總稱。瀘沽湖位於四川鹽源縣和雲南寧蒗縣的交界處。生活在四川境內的瀘沽湖人被歸為納西族,生活在四川境內的被歸為蒙古族。對於瀘沽湖的開發,雲南的靈敏度要高於四川。早在1986年,雲南就將瀘沽湖確定為省級自然保護區,1994年又將其確定為省級旅遊區。而四川鹽源這邊的旅遊開發則要遲鈍得多。因而一直以來提及瀘沽湖,大多數人似乎想當然地以為它屬於雲南。然而事實上,瀘沽湖位於四川境內的湖岸線要比雲南境內的長,且摩梭人的習俗保存較好的村落亦在四川。

Bookmark the permalink ,來源:互聯網
One thought on “從瀘沽湖到木里,在川西南深處遺忘時光